EN

何剑个展:不甜

2021.11.7-2021.12.30

上海市黄浦区北京东路99号L207,益丰外滩源2楼

讲故事?何剑的视觉传记

 宁佳

尤瓦尔·赫拉利曾在《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中声称:人类之所以成为地球主宰,就在于人类能创造并且相信 “虚构的故事”。那么什么是人类“讲故事”的能力?我想艺术应该是其中的一种重要方式。

但在今天,这一能力却在新文化形态的的扩张与转向下面临危机。表面上艺术创作形式上无限膨胀与多元化发展的新可能。但对于年轻艺术家而言,整体的发展格局却正在被不断地简化和压缩,并逐步靠近形而下的现实生活;其中包括“过度消费”、“科技崇拜”对人的种种“异化”和“迭代的”加剧,促使许多艺术家放弃了“虚构故事”的特权,而是通过“图像与语言”的双重实验回归艺术自身的世界,探求艺术寓意与日常文本之间的缺失,进入更为纯粹的描述与记录的场域,这种创作本身还隐含着一种方法论的自觉,何剑正是这样的一位探索者。

作为一位以水墨为主要媒介创作的艺术家,何剑和我们习惯见到的艺术家不同。他的作品特点总是敏感于当下的文化特点及肉身经验,注重“日常生活”和“陌生经验”的关系表述,擅长利用流行图像进行一种合乎传统造型的图像改造方式,开始全面进入观念叙述阶段:即一种重视个人生存状态,以及尊重现实生活的基本态度;并自觉地将的现实体验和自我生存的“物化”作为其绘画表现的主题。

实际上2000年以来,何剑的艺术创作环境就不得不面对资讯的辐射与蔓延,图像的泛滥与更新。这也使得作为传统国画出身的艺术家们创作都难以绕过全球化、图像化、市场化等社会图景,也难以回避新兴艺术形式的冲击,这恰好也是何剑创作主要面对现实困境和长期思考的问题。

所以在创作逻辑上,何剑的作品选择使用了一种紧密结合了大众浅层意识的自我图像的变迁、延伸与创新的方式;从而让他的画面内容直接明了,简单易读的视觉特征。比如他早期《婚纱》、到成熟时期的《面孔》、《陈家大院》系列,乃至近作《百糕图》。看似从人到物这样的题材不断转换,实际上他始终关注的是伴随个人成长的拜物浪潮之下的空虚和困顿,寻找的是物质生存压力之下的精神向度。而这种背景得以成立的原因就在于今天城市新文化中最重要的新情况就是文化诉求是通过消费与不断的再生产进入到每个人的日常行为中来,从而使个人的审美趣味对社会和文化的作用也愈来愈有效。所以作为身份特殊的消费者和生产者,艺术家不但能够消费图像,同时也有能力创造图像,并使之在文化圈内广泛传播。这样的新情况,也代表社会文化系统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也随着文化的流变和弥散而产生了跨媒介和跨区域的迅速发展,应该说何剑敏感地判断出了自己的现实处境。

在2020年以来,何剑逐步放大用自己的生存境遇、情感体验、图像生产、语言实验多个环节,从他的视角,在我们熟悉的生活表象里切下一个个不同的截面,生成一幅幅鲜活的视觉图景,借此构建个人化的视觉传记。在他新作《大汉堡》、《生日蛋糕》等作品中去除了欲说还休的含蓄,强化了斑驳、腐败的肌理,传达躁动、惆怅、反叛的个人情绪,通过构建充满强烈异质感的现场来投射当代艺术观念与审美趣味的界线。所以,何剑的作品不同于我们常见的的心灵独吟,在肆意简单的物欲狂欢背后,他用图像为观众制造一个本质上乐观的、人工的、视觉的乌托邦。其本质上还是想表达个体的理想与希望,这常常是艺术家的纠结与矛盾的生命过程,也是他的宿命。

显然,尽管何剑的艺术创作并没有完全逃离出精英意识和社会反映论的范畴,但却在社会现实和个体的关系上给当代文化做出了新的描述。在卸去了沉重的历史使命感,扬弃了传统的宏大叙事情节之后,通过对人、物、场域的描述,何剑将精英意识同消费文化巧妙地结合,将形而上的理性精神演绎为形而下的个体感受。所以现在来看何剑的作品,其最大魅力就在于艺术家通过个人化的视觉系谱来展现一条充满抗争的精神道路,并在日常的来回奔波中探寻已日渐消散的心灵童话。


面孔系列之三十六,中国画颜料、墨、宣纸,165*123 cm,2021

天气正好,中国画颜料、墨、宣纸,190*170cm,2021

面孔2020,中国画颜料, 墨, 宣纸,145*188cm ,2020

家系列之七,中国画颜料, 墨, 宣纸,150*180cm,2016

家系列之八,中国画颜料、墨、宣纸,145*185cm,2021

希望的田野,中国画颜料、墨、宣纸,46*36cm,2021

生日蛋糕No.4,宣纸重彩,95*121cm,2021

大蛋糕,中国画颜料、墨、宣纸,136*175cm,2019

百糕图No.1,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2,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3,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4,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5,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6,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7,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8,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9,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10,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11,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12,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13,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14,中国画颜料、墨、宣纸,29*24.5cm,2020

百糕图No.19,宣纸重彩,29*25cm,2021

百糕图No.20,宣纸重彩,38.5*29.5cm,2021

百糕图No.21,宣纸重彩,52*42cm,2021

讲故事?何剑的视觉传记

 宁佳

尤瓦尔·赫拉利曾在《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中声称:人类之所以成为地球主宰,就在于人类能创造并且相信 “虚构的故事”。那么什么是人类“讲故事”的能力?我想艺术应该是其中的一种重要方式。

但在今天,这一能力却在新文化形态的的扩张与转向下面临危机。表面上艺术创作形式上无限膨胀与多元化发展的新可能。但对于年轻艺术家而言,整体的发展格局却正在被不断地简化和压缩,并逐步靠近形而下的现实生活;其中包括“过度消费”、“科技崇拜”对人的种种“异化”和“迭代的”加剧,促使许多艺术家放弃了“虚构故事”的特权,而是通过“图像与语言”的双重实验回归艺术自身的世界,探求艺术寓意与日常文本之间的缺失,进入更为纯粹的描述与记录的场域,这种创作本身还隐含着一种方法论的自觉,何剑正是这样的一位探索者。

作为一位以水墨为主要媒介创作的艺术家,何剑和我们习惯见到的艺术家不同。他的作品特点总是敏感于当下的文化特点及肉身经验,注重“日常生活”和“陌生经验”的关系表述,擅长利用流行图像进行一种合乎传统造型的图像改造方式,开始全面进入观念叙述阶段:即一种重视个人生存状态,以及尊重现实生活的基本态度;并自觉地将的现实体验和自我生存的“物化”作为其绘画表现的主题。

实际上2000年以来,何剑的艺术创作环境就不得不面对资讯的辐射与蔓延,图像的泛滥与更新。这也使得作为传统国画出身的艺术家们创作都难以绕过全球化、图像化、市场化等社会图景,也难以回避新兴艺术形式的冲击,这恰好也是何剑创作主要面对现实困境和长期思考的问题。

所以在创作逻辑上,何剑的作品选择使用了一种紧密结合了大众浅层意识的自我图像的变迁、延伸与创新的方式;从而让他的画面内容直接明了,简单易读的视觉特征。比如他早期《婚纱》、到成熟时期的《面孔》、《陈家大院》系列,乃至近作《百糕图》。看似从人到物这样的题材不断转换,实际上他始终关注的是伴随个人成长的拜物浪潮之下的空虚和困顿,寻找的是物质生存压力之下的精神向度。而这种背景得以成立的原因就在于今天城市新文化中最重要的新情况就是文化诉求是通过消费与不断的再生产进入到每个人的日常行为中来,从而使个人的审美趣味对社会和文化的作用也愈来愈有效。所以作为身份特殊的消费者和生产者,艺术家不但能够消费图像,同时也有能力创造图像,并使之在文化圈内广泛传播。这样的新情况,也代表社会文化系统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也随着文化的流变和弥散而产生了跨媒介和跨区域的迅速发展,应该说何剑敏感地判断出了自己的现实处境。

在2020年以来,何剑逐步放大用自己的生存境遇、情感体验、图像生产、语言实验多个环节,从他的视角,在我们熟悉的生活表象里切下一个个不同的截面,生成一幅幅鲜活的视觉图景,借此构建个人化的视觉传记。在他新作《大汉堡》、《生日蛋糕》等作品中去除了欲说还休的含蓄,强化了斑驳、腐败的肌理,传达躁动、惆怅、反叛的个人情绪,通过构建充满强烈异质感的现场来投射当代艺术观念与审美趣味的界线。所以,何剑的作品不同于我们常见的的心灵独吟,在肆意简单的物欲狂欢背后,他用图像为观众制造一个本质上乐观的、人工的、视觉的乌托邦。其本质上还是想表达个体的理想与希望,这常常是艺术家的纠结与矛盾的生命过程,也是他的宿命。

显然,尽管何剑的艺术创作并没有完全逃离出精英意识和社会反映论的范畴,但却在社会现实和个体的关系上给当代文化做出了新的描述。在卸去了沉重的历史使命感,扬弃了传统的宏大叙事情节之后,通过对人、物、场域的描述,何剑将精英意识同消费文化巧妙地结合,将形而上的理性精神演绎为形而下的个体感受。所以现在来看何剑的作品,其最大魅力就在于艺术家通过个人化的视觉系谱来展现一条充满抗争的精神道路,并在日常的来回奔波中探寻已日渐消散的心灵童话。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