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夏天里(十)

2021.07.29 - 2021.09.01

上海市黄浦区南苏州路191号

夏天里

 

随着夏季的蝉鸣声回荡于上海这座城市,艺术+ 上海画廊也将带来今年的夏季系列展览“夏天里”。在这炎热的仲夏天,画廊将剥离传统的策展框架,转而呈现一场激动人心的旅程,探索艺术的色彩、图案和意义。第十届“夏天里”将展出多种形式的艺术创作,包括纸本、布面和木质,绘画、印刷或是雕塑,有些互相遮盖,有些则缝合在一起。我们将非常荣幸地为观众带来画廊艺术家近期的创作,包括叶红杏的全新系列---超新星羽化,孙博用自然颜料描绘的神秘世界,以及黄玉龙的两米不锈钢雕塑。本次展览首次亮相的三位新兴艺术家则是何佩璇、金俞珉和王宝良。

 

叶红杏对于世界有着深远的思想,并不断探索其超然的境界,在画布上倾注一片超越现实的意象。她的作品充斥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塑料贴纸,从繁琐和物质演变成精神与永恒。最新系列《羽化》和《超新星》好似暗含了一则加密的信息。神秘的、梦幻的且形而上的图案带有象征意义,传递着一种神秘感和包含万象的宇宙知识。

 

孙博运用天然颜料的创作同样留驻于无形且超然的境界里。他在画面中创造人为产生的世界,即当下人类的世界,却也同时囊括其中自然界的精华。孙博致力于收集矿石等自然材料并亲自制作成颜料,由此让色彩以其最自然的形态呈现于作品中。这位艺术家对于颜色与质感的感染力有着令人惊艳的直觉,从而赋予其作品卓越的品质。

 

另一位从自然寻求灵感的艺术家是何佩璇。这位艺术家的作品结合了她风格上的天真,以及她的智慧和生活哲学。纸本水彩系列捕捉了夜间一汪水潭中沉静的睡莲,看似简单实而精美绝伦,看似童真实则深奥微妙。

 

考虑到《萤火虫的相遇》这一浪漫的标题,当每一件作品以正确的位置摆放时,该系列完全实现了艺术家的意图。何佩璇似乎拥有一名电影导演的天赋。她在画面中创造出一个场所,让萤火虫得以穿越时空,遇见不同时间段的自己。这位艺术家还将钟面巧妙地伪装在一朵朵莲叶中,作为帮助观众理解故事的视觉线索。如此梦幻的场景意在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个人的生活节奏中。人们被工作与接连不断的私人问题骚扰,逐渐忘记了周围不断变化的风景。这一系列作品似是揭示了艺术家对时间、空间和生活本身的观念和体验。

 

韩国艺术家金俞珉将她的艺术实践作为一种面对和表达纷乱的情绪状态的方式。无数精细入微的线条一丝一丝地被描于纸面上,编织成一条脉络,盘绕成圈或是互相缠绕。每条线的方向和颜色都由金俞珉的情感决定,每一个新的扭转和阴影都是一种新情绪的出现,是对内心和脑海中不断变化的动态之写照。如果线条是一个点的动线,那么对金俞珉而言,点是存在其本身,而线则是该存在波动的情感状态。

 

每一个细节和表达的方式在她的作品中都很重要。在部分系列中,作品体积使得金俞珉的艺术表现更加丰富,用粘土制作浮雕更强调了情绪之强烈。艺术家运用的木板被塑造成不规则的圆形,以此配合作品中的曲线。

 

王宝良的雕塑灵感来源于古老的中国传统工艺千层底,一种层叠布料的制鞋工艺。他的雕塑将旧衣物面料层层叠加,又在雕塑表面切割出一道开口,以此展现繁重又细致的工作成果。艺术家说,这样展露的形式实现了“使旧转化为新,柔软化为坚硬,轻盈化为厚重”的转变,是为了“颠覆人们对于布这种材料的常规认知”。

 

黄玉龙的雕塑《天地》描绘了他的标志性人物,穿着一件连帽衫,双手伸出,一边指天,一边指地。 该雕塑暗含了道教二元论的基本哲学原理,又是该真理的一种总结,即人位于两个世界的中间,必须在两者之间保持平衡才能和谐相处。 黄玉龙的雕塑虽然没有脸,但也不尽然。它会照映出观者的脸庞,折射出他们当下的真我。

 

夏天里

 

随着夏季的蝉鸣声回荡于上海这座城市,艺术+ 上海画廊也将带来今年的夏季系列展览“夏天里”。在这炎热的仲夏天,画廊将剥离传统的策展框架,转而呈现一场激动人心的旅程,探索艺术的色彩、图案和意义。第十届“夏天里”将展出多种形式的艺术创作,包括纸本、布面和木质,绘画、印刷或是雕塑,有些互相遮盖,有些则缝合在一起。我们将非常荣幸地为观众带来画廊艺术家近期的创作,包括叶红杏的全新系列---超新星羽化,孙博用自然颜料描绘的神秘世界,以及黄玉龙的两米不锈钢雕塑。本次展览首次亮相的三位新兴艺术家则是何佩璇、金俞珉和王宝良。

 

叶红杏对于世界有着深远的思想,并不断探索其超然的境界,在画布上倾注一片超越现实的意象。她的作品充斥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塑料贴纸,从繁琐和物质演变成精神与永恒。最新系列《羽化》和《超新星》好似暗含了一则加密的信息。神秘的、梦幻的且形而上的图案带有象征意义,传递着一种神秘感和包含万象的宇宙知识。

 

孙博运用天然颜料的创作同样留驻于无形且超然的境界里。他在画面中创造人为产生的世界,即当下人类的世界,却也同时囊括其中自然界的精华。孙博致力于收集矿石等自然材料并亲自制作成颜料,由此让色彩以其最自然的形态呈现于作品中。这位艺术家对于颜色与质感的感染力有着令人惊艳的直觉,从而赋予其作品卓越的品质。

 

另一位从自然寻求灵感的艺术家是何佩璇。这位艺术家的作品结合了她风格上的天真,以及她的智慧和生活哲学。纸本水彩系列捕捉了夜间一汪水潭中沉静的睡莲,看似简单实而精美绝伦,看似童真实则深奥微妙。

 

考虑到《萤火虫的相遇》这一浪漫的标题,当每一件作品以正确的位置摆放时,该系列完全实现了艺术家的意图。何佩璇似乎拥有一名电影导演的天赋。她在画面中创造出一个场所,让萤火虫得以穿越时空,遇见不同时间段的自己。这位艺术家还将钟面巧妙地伪装在一朵朵莲叶中,作为帮助观众理解故事的视觉线索。如此梦幻的场景意在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个人的生活节奏中。人们被工作与接连不断的私人问题骚扰,逐渐忘记了周围不断变化的风景。这一系列作品似是揭示了艺术家对时间、空间和生活本身的观念和体验。

 

韩国艺术家金俞珉将她的艺术实践作为一种面对和表达纷乱的情绪状态的方式。无数精细入微的线条一丝一丝地被描于纸面上,编织成一条脉络,盘绕成圈或是互相缠绕。每条线的方向和颜色都由金俞珉的情感决定,每一个新的扭转和阴影都是一种新情绪的出现,是对内心和脑海中不断变化的动态之写照。如果线条是一个点的动线,那么对金俞珉而言,点是存在其本身,而线则是该存在波动的情感状态。

 

每一个细节和表达的方式在她的作品中都很重要。在部分系列中,作品体积使得金俞珉的艺术表现更加丰富,用粘土制作浮雕更强调了情绪之强烈。艺术家运用的木板被塑造成不规则的圆形,以此配合作品中的曲线。

 

王宝良的雕塑灵感来源于古老的中国传统工艺千层底,一种层叠布料的制鞋工艺。他的雕塑将旧衣物面料层层叠加,又在雕塑表面切割出一道开口,以此展现繁重又细致的工作成果。艺术家说,这样展露的形式实现了“使旧转化为新,柔软化为坚硬,轻盈化为厚重”的转变,是为了“颠覆人们对于布这种材料的常规认知”。

 

黄玉龙的雕塑《天地》描绘了他的标志性人物,穿着一件连帽衫,双手伸出,一边指天,一边指地。 该雕塑暗含了道教二元论的基本哲学原理,又是该真理的一种总结,即人位于两个世界的中间,必须在两者之间保持平衡才能和谐相处。 黄玉龙的雕塑虽然没有脸,但也不尽然。它会照映出观者的脸庞,折射出他们当下的真我。

 

RECOMMEND